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不仅没有获得原本承诺的升迁

  这一年,摩尔本人,也因为在研发RTL数字逻辑芯片上的一个失误,而受到了母公司的指责。当时的情况是,摩尔所领导的团队研发出了非常廉价的RTL数字逻辑芯片,并和美国军方签了订单。但在实际使用中却发现,这种RTL数字逻辑芯片根本无法承受军用的苛刻环境,常常被高电压击穿。如此一来,产品被退回,还大大影响了仙童的声誉。后来,摩尔的团队花了相当长的时间,才设计出了另一种高可靠性的DTL逻辑芯片,但当年的损失却是无法弥补了。
 
  唉,即使是天才,也未必能够百分百做对每一件事情。尤其是对于工程研发人员来说,有这么一种尴尬而苦恼的情形:当你做的工作越多,你出错的可能性就会越大,而任何一个错误的出现,都会毁了你一年的考评。
 
  这一切,自然引起了摩尔的上司,诺伊斯(Robert Noyce)的强烈不满。诺伊斯是仙童半导体的负责人,也是摩尔的挚友,他们曾一起从诺贝尔奖得主肖克利教授的实验室“叛逃”,二人俱是硅谷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八大锤”(Traitorous Eight)成员。
 
  不久之后,诺伊斯也在与母公司高管的争斗中,败下阵来,不仅没有获得原本承诺的升迁,职权范围还被一再缩小。在这种不断的内耗之下,仙童半导体于1967年遭受了史上第一次的亏损,巨亏760万美元。
 
  有时候,在失败已成定局的时候,人们反而能够挣脱了束缚。
 
  1968年,摩尔、诺伊斯、还有安迪葛鲁夫(当时是摩尔的下属),一起离开仙童,创建Intel。三年之前,摩尔所总结出来的定律,没能在仙童获得足够的认可,但却在之后的Intel公司里,成为了指引CPU研发的金科玉律,并进而掀起了整个芯片产业的第一场伟大革命......
 
  今天,在2018的岁末,我回顾了那个似乎无关紧要的1965,其目的并非是感叹过往,伤怀旧事,而是因为这个持续了五十余年的芯片产业正面临着第二场风云激荡的大变革。倘若把整个产业形容为一个帝国,那么自“高祖”摩尔定鼎以来,天下太平五十年之后,原本牢不可破的基石,“摩尔定律”,正在被物理学极限的“山洪”一片片冲刷散去。帝国根基已然不稳,满目望去,尽是撒在桑榆之间的落日余晖。
 
  确切地说,摩尔定律在辉煌五十载后,终于走到了尽头。在本系列后面的文章里,我将会讨论芯片产业所面临的三大挑战:摩尔终结,智能计算,物联组网。这三点,即是挑战,也是方向。未来的芯片产业,几乎所有之变革都会以这三点为基础,延展而生。
 
  当我们把目光再次回落到1965,这一年可能只是大多数工程师默默耕耘的365个普通的日日夜夜。我们不妨站在时光的栏杆处,看那些风景历历,看那些过客匆匆:这一年,36岁的摩尔还在仙童半导体担任研发总监,三年之后才会去创建伟大的Intel;这一年,比尔盖茨十岁,正在读小学,三年之后才会接触到那台改变了其人生的Teletype Model 33 ASR;这一年,乔布斯也十岁,却已经展现出来一种成熟的“社交天赋”,他并不愿与同龄人为伍,而是深深沉迷于和一群电子工程师们交朋友;这一年......事情的起因很简单:母公司“仙童摄影器材公司”,把子公司仙童半导体的盈利移走,补贴给其它亏损的部门,并且母公司给仙童半导体部门管理层的股票奖励居然还大大少于那些亏损部门的管理层。毕竟,仙童半导体一向被母公司看作是外来的“庶子”。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12-03  【打印此页】  【关闭

0